字花 [2022年05-06月號 第97期]:戰時雪

點閱:15

並列題名:Fleurs des lettres

作者:《字花》編輯室編輯

出版年:2022.05-06

出版社:水煮魚文化出版 春華代理發行有限公司發行

出版地:香港

最新發刊 : 2022-05-21

雜誌類型 : 雙月刊


馬上看!不用等預約。
借閱說明

雜誌簡介: 香港文學如何可以在更良好的土壤上開出更出人意表、令人不敢逼視又難以漠視的花朵,數十年來無數關懷文學的人均念茲在茲。2006年,《字花》正式誕生,並致力以更張揚鮮明而大規模的方式去建設香港文學

本期內容簡介

不要相信沉默,
它環顧四周,很害怕。
不要相信戰爭是一切的罪魁禍首,
它遭受的痛苦不亞於我們。
──(烏克蘭)亞歷山大·科羅特科〈塵埃裡的微光〉
精彩內容包括:
專題「戰時雪」
•房慧真以兩名處境迥異的少女日記帶我們重返二戰,黃碧雲訴說活在不安之世虛無的重量。
•訪問在港難民穆斯林信徒,第一身了解巴基斯坦人被伊斯蘭國「聖戰」迫害,真實宗教戰爭的受害者感受。
• 陳智德帶讀者追溯歷史,重返冷戰時期的香港出版界,了解文化政治和國際形勢的故事,以及文藝工作者如何自處。
•香港盛產間諜小說?黃仲鳴由「三生」(筆聊生、怡紅生、二先生)談起,分享這種小說類型在香港的發展。
•葉梓誦剖析軍事、遊戲與模擬/虛擬之間的關係,點出本由軍事科技發展而成的遊戲技術,如何反過來影響戰爭。
•林三維從恐襲角度寫出全新小說作品、劉偉成以詩回應烏俄戰火。
•這期「漫漫」邀請畫家達姆、lolu,以「拯救」為題,不同風格激撞出視覺盛宴。
物語
•《字花》邀請各路人馬,思考生活的萬物,以記憶、故事和藝術詮釋人與物的關係。
•游靜的《活食》書寫了病人的飲食狀態,非常克制,從食事思考人生哲學問題。
•唐睿的小說《周作與山貨店》,吳嫦成為書店幫工,發現了山貨店的歷史故事。 
•顏峻的《空氣》,以空氣微細的聲音入手,談及自然聲音的美妙之處,以及以之延伸的音樂藝術。
•邀請詩人曹疏影客串選詩,挑選出韓祺疇、吳俞萱、夏葵、沈眠、無花所寫的作品,去觀看風格不同而同樣真摯的詩作。

起格
•施偉諾在「短兵相接」接招,以「沒完沒了」為題,書寫了一個香港疫下的婚姻故事。 
•黃珍盈書寫一個同性之間的都市愛情故事,發生在服裝店,思考同志身份的迷惘和社會對同志的看法。
•「解像」小輯配合主題「戰爭」展開探問,邀請到楊焯灃、余澤民、鄧正健談論蘇俄陰影下的文學,余澤民講述他所翻譯的匈牙利作家凱爾泰斯的故事,將他的生平連結作品作解讀,楊焯灃聚焦內亞國家的文學怎樣在艱險中追求自由,鄧正健從卡夫卡、赫拉巴爾和哈維爾談布拉格的精神色調……
•「香港文學開引號」介紹《快報》和「香港文學英譯」。《快報》是六十年代的文化園地,香港文學英譯則早在一九七零年代發生。
•更多精彩內容:訪問即將推出新書店飲江及其設計師原先生、洪慧《史後生物》詩評、筆訪西西作品的譯者費正華談香港文學英譯……

奧斯維辛的倖存者,這是凱爾泰斯守了終身的身份。1945年1月,奧斯維辛集中營解放,十五歲的凱爾泰斯滿懷希望地回到自己解放了的祖國,卻意想不到地墜入了另外一個野蠻專制的、不帶鐵絲網的集中營。「無休無止的運動、批判、逮捕、關押、審判,在監獄或者拘留所的走廊上,那些雙手背後、臉衝著牆站立的犯人,就像細菌一樣疾速地繁殖……甚至可以這樣說:就連監獄之外的所有人——而且是不分男女老少的每個人——實際都是這座監獄裡的囚徒,只不過是被視為『無期假釋』而已。」——余澤民〈大屠殺是一種人類文化〉
雜誌簡介
 
香港文學如何可以在更良好的土壤上開出更出人意表、令人不敢逼視又難以漠視的花朵,數十年來無數關懷文學的人均念茲在茲。2006年,《字花》正式誕生,並致力以更張揚鮮明而大規模的方式去建設香港文學——是的,我們年輕而且微小,卻抱持重要、真切而且合理的願望。《字花》的編輯及設計人員,均是出生於七十年代末,未滿三十的年輕人。在組成《字花》之前,我們都只是零散的散兵游勇。而我們願意結集在一起,其原因有二:一,在創作及學習文學的過程中,我們找到了讓自身得以呼吸生長的空間,並收穫了豐盈幽微莫可名狀的樂趣,這樂趣甚至維持多年而不見褪減——是以我們企望,其他人也可以在文學中體味到類似——或迥然不同——的樂趣。同時,我們也發現這社會比以前更需要文學,因為我們看到,愈來愈多平板虛偽、似是而非、自我重複的話語滲入無數人的生命,同時香港社會的隔膜與割裂愈來愈大,各種無形宰制日趨精微而無所不在。而文學,正是追求反叛與省察、創意與對話的複雜的溝通過程,我們的社會需要文學的介入。
 
與香港藝術發展局的資助目標吻合:《字花》將是一本高質素的綜合性雜誌,我們將竭力以自身所知所學所感所能,將高水準的作品呈現於讀者眼前。我們相信,創作應該是多元的美麗,評論應該是尖銳的交流,設計風格不是外在的末節而是表達態度的核心之一——三者聚合一起,連綿地碰撞我們自身與社會及時代的局限。《字花》力圖打破各種局限,如果年輕是代表勇於嘗試和更新,我們願意宣稱自己是年輕的;然而惟望各位相信,年輕不等於幼稚,活潑不等於輕率。高質素的文學雜誌不等於某種自以為高人一等的拒人千里,始終希望以跳脫活潑的形象,與讀者及作者一同向未知的世界伸手、探入。我們不是不食人間煙火的,我們與我城的人一樣,在城市中浮游:思考、行街、唱k、論辯、運動、購物、抗議、設計微小的裝置以觸發自我的流動。你可以想像幾乎已經不年輕的年輕人,以非常嚴謹的要求為基礎,去表現恣肆的活潑嗎?其實,這樣弔詭的文學工作者在歷史上不可勝數,是他們的弔詭,繪出了文學的豐富。因此,《字花》是具有野心的:我們會以自身的最大能量去推動幫助我們成長的文學藝術之發展,立足於我們成長的城市和時代,主動尋求兩岸三地的思想和作品交流,面向具體地多元變易的全球世界,指劃一個更具能量的未來。《字花》更將盡力照顧本土出版事業,關注發行與推廣;因為,對本來與文學並不親密的陌生人,我們將會花最多心力,以試圖拉著他們的手。
 
《字花》知道這些目標之巨大與我們力量之微小。然而,《字花》知道,《字花》並不是在一無所有的貧土上成長。因為我們心中所想的,恰如許多先於我們站出來建設文學的先行者。在這個意義上,《字花》從不孤獨,而且相信連結——各位的支持,《字花》銘感於心。《字花》輕快地笑著,說:我們會做得比你們所想的更加多,我們並不止於你所看見的樣子。《字花》是一個「不可能」的嘗試,但正是因為我們實際地考察各種具體的需要,才會要求看來不可能的東西。我們的努力,終會在無邊際的天空裡,造成持久的爆炸。一切已經開始。
  • 文藝優先座(p.1)
  • 關天林/啟首語:二億五千萬噸散落大地的平均厚度(p.10)
  • 特稿 陳澤霖/詩集的隨意生成──飲江詩集訪問(p.80)
  • 曹疏影專欄 香港偏偏見/夜中環,我們賭粒糖(p.107)
  • 洪慧/沉鬱的卡通暴龍──讀《史後生物》(p.184)